那个好色的校花

高中,她是坐班里第二排那个女生。

我坐倒数第二排。

我觉得我和她很有缘分,因为虽然坐得远,但我只要稍向右看,就能看到同学们组成的一条笔直地缝隙,尽头是她。

足疗记

按中国文化,春节应该是一整年的高潮。可在北京过年,曼说高潮,前戏后戏也都一块没了。

这晚不自觉的往偏了溜达,想着前面荒芜之地有一片平房,也许有偷放烟花的,我也好跟着闻闻年味。

转过两条街,十字路口一家新开的店亮得晃眼,小店门脸装修考究,灯光明显是用“配色印象空间”方法搭配出来的。工商个体户可没几个这么有品位的。

总觉的Framer X 够呛

刚当PM的时候就发现,再复杂的业务需求也比交互需求好表达。前者大不了上UML图。

后者就麻烦了,即便简单一点的,如果通过语言文字表述,那也是需要研发同学发挥想象力的。

然而每个人的想象力又各不相同,一种是能力上的,有人想象力他天生就是匮乏。

另一种是认知上的,同样想象躶体,他们俗人想出来的是异性,咱们艺术家想到的是《大卫》《维纳斯的诞生》等等。

所以和有些人沟通就是费劲。

售前阵容很重要

 阵容:战斗队伍的整体面貌

最近项目有多个组件需要采购第三方,接见了好几拨售前拜访。不同公司不同产品的售前配备差异很大。

鲁总被困在北上广了

我对萧条二字的理解一直不足,缺乏一个清晰具体的画面与之对应。倒认为萧瑟、萧索、肃杀啥的倒比萧条生动的多。

子弹短信真的“被攻击”了吗?

子弹短信出现安全疏漏,发短信功能被恶意利用。具子弹短信官方披露,两天的spam数量达到十多万条,短信内容为“违法经营”广告信息。

如果该数据属实,大概那两天有大量的子弹用户收到了类似”澳门赌场”、“同城约啪”等垃圾广告。

罗永浩发声,激愤异常,称是幕后黑手的恶意攻击。证据是“有些垃圾短信内的链接是无法访问的。” 但并没有说这些包含无效链接的短信占比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