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桶变态狂事件

垃圾分类后,小区的垃圾桶开始五颜六色。视觉说服了嗅觉,让我每天晚上路过时,都想瞧它们一眼。

23:30,我下楼扔垃圾。

一个老奶奶拎着编织袋,吃力的向垃圾桶里看,显然是来翻垃圾的。

老太太头发花白,刘海处秃的一踏糊涂,是年轻时喜欢向后梳辫子的缘故。

我把几个纸盒放进了“其他垃圾”,几个啤酒罐放进了“可回收垃圾”。

老太太自言自语:宝贝儿呀,你去哪了啊。

我是如何提升互联网生活幸福度的

从宏观看,互联网带来的信息获取与工作、生活方式的变化,让人类更幸福了。

但对于个体而言,当互联网已经成为个体习以为常的一部分,对互联网本身带来的幸福改变就无处感知了。

现在拥有的减去曾经拥有的,只会剩下贪婪与麻木。

核酸记

那天中午进小区电梯,里面一对小情侣,勾着手指说悄悄话,一看就是热恋阶段。

听见女的悄声说:晚上真的要捅嘴巴里么?能捅多深?疼不疼?

男的小声答:能捅到嗓子眼,不疼,大概会有点恶心。

我忍着笑看了女的一眼。

男的对我的眼神很不满,不悦道: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捅嘴好,捅嘴好!

这个市场的生意挺积德

假如一群无辜的人被强行关在高墙内不许看外面,你偷偷给墙打个洞,让人们可以看看真实的世界,像人本来那样使用自己的感官来获取信息—-这是动物都有的权利。

所以我说挺积德的。

从最早的各类开源工具,到现在琳琅的服务商,从GEEK玩法到服务市场,映射了科学爱国需求和中国网民结构的变化。

那个好色的校花

高中,她是坐班里第二排那个女生。

我坐倒数第二排。

我觉得我和她很有缘分,因为虽然坐得远,但我只要稍向右看,就能看到同学们组成的一条笔直地缝隙,尽头是她。

售前阵容很重要

 阵容:战斗队伍的整体面貌

最近项目有多个组件需要采购第三方,接见了好几拨售前拜访。不同公司不同产品的售前配备差异很大。

鲁总被困在北上广了

我对萧条二字的理解一直不足,缺乏一个清晰具体的画面与之对应。倒认为萧瑟、萧索、肃杀啥的倒比萧条生动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