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转产品经理前的心理准备

定义问题和解决问题一样重要。

设计师通常无法参与定义问题的工作,这会让他们有点沮丧,比如从设计师的角度可能想不明白为何要取消一条产品线,为何要设定一个新战略方向。

于是很多设计师就决定转行做产品了,他们觉得如果自己能够决策和统筹,一定能把产品做的更好。

就像我觉得如果我来当XX,就能让天下变得更好,起码人们不至于连XX都不敢写出来。

小米电磁炉&多数智能产品是在贩卖伪高级

一个陌生女头像发来微信,问我最近想不想“看看机”。

想起前几天有自称男士私密会所的电话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那这位一定是安全起见把“鸡”写成了“机”。

正要拉黑。她又补上一个“会”字。

昂,原来是个猎头。

PM懂不懂技术的问题怎么老有人问

晚上九点半,办公室没什么人了,她凑过来说有问题问我。

她说话总是离我很近,如果不是因为有胸隔着,她都要贴我脸上了。

她问,产品经理要懂技术吗?

要。

她又问,那什么是『懂技术』呢?

这是个好问题。

首先我们得搞清什么是技术。

总觉的Framer X 够呛

刚当PM的时候就发现,再复杂的业务需求也比交互需求好表达。前者大不了上UML图。

后者就麻烦了,即便简单一点的,如果通过语言文字表述,那也是需要研发同学发挥想象力的。

然而每个人的想象力又各不相同,一种是能力上的,有人想象力他天生就是匮乏。

另一种是认知上的,同样想象躶体,他们俗人想出来的是异性,咱们艺术家想到的是《大卫》《维纳斯的诞生》等等。

所以和有些人沟通就是费劲。

子弹短信真的“被攻击”了吗?

子弹短信出现安全疏漏,发短信功能被恶意利用。具子弹短信官方披露,两天的spam数量达到十多万条,短信内容为“违法经营”广告信息。

如果该数据属实,大概那两天有大量的子弹用户收到了类似”澳门赌场”、“同城约啪”等垃圾广告。

罗永浩发声,激愤异常,称是幕后黑手的恶意攻击。证据是“有些垃圾短信内的链接是无法访问的。” 但并没有说这些包含无效链接的短信占比是多少。

稀有的顶尖产品经理,大概是这个样

互联网行业,优秀的产品经理大约占总数的10%,他们推动市场的运行。顶尖的产品经理最多占1%,他们对市场作出真正的改变。 —- 乔布斯·雅各布·鲁

我不确定我见过真正顶尖的产品经理,因为自觉顶尖的产品经理比自觉美丽的前台还要多,让我难辨真假。这并不是谁的错,人生第一大误会就是觉得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这是好事,如果每个人都得知关于自己的所有真相,才是一件真正可怕的事。

iCloud换区,有必要

通过iCloud数据,能知道你如何使用手机。通过微信数据,能知道你如何连接社会。

两者覆盖了生活的绝大部分场景,影响着人们的隐私、财产甚至生命安全。这些数据能安全的存储,不被泄露及随意的审查就尤为重要。

微信不用说,即便自称清白,但作为一位在窑子长大的良家,有些事也就心照不宣了。

然而原本单纯的iCloud突然被苹果卖进了窑子,国内用户炸了锅,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在吵吵转区的事儿。

有人就说了,你们真把自己当回事,你一普通人政府对你的隐私不感兴趣,而且就算看了也没什么怕看的,那么喜欢国外咋不移民呢?

按这逻辑的话,就好比这位觉得反正自己也不是处女了,被强暴就强暴吧,而且由于怀孕的概率低,拒绝使用安全套。

通过放弃权利来适应社会,是一种奴性。

产品经理的灵异事件

B1会议室。

上午十点,一众产品经理,已经翘好腿,准备装逼了。

今天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搞定研发经理浩哥,因为他十分不能接受这个有损的解决方案。但领导又催着我们上线。

浩哥十分矮小,也就一米四几的样子。但气场强大,让人联想起张作霖。很难对付。

产品经理必知的几个装逼概念

今年中国的主要变化就是鲁先僧的博客变成了姨妈博客,更新每月一次。

这个月挺累的,东跑西颠的很憔悴,以前内裤穿XL号的,现在穿L的都挺宽松,不知道是因为腿瘦了还是( )小了。

古人说“精满则溢”,意思是说知识太多了就得分享,不然憋的慌。

以下是几个著名的概念,在中国经常被各色人等用来装逼。鲁先僧从专业装逼角度对各种概念进行了深度解析,通俗易懂,老少女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