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市场的生意挺积德

假如一群无辜的人被强行关在高墙内不许看外面,你偷偷给墙打个洞,让人们可以看看真实的世界,像人本来那样使用自己的感官来获取信息—-这是动物都有的权利。

所以我说挺积德的。

从最早的各类开源工具,到现在琳琅的服务商,从GEEK玩法到服务市场,映射了科学爱国需求和中国网民结构的变化。

小米电磁炉&多数智能产品是在贩卖伪高级

一个陌生女头像发来微信,问我最近想不想“看看机”。

想起前几天有自称男士私密会所的电话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那这位一定是安全起见把“鸡”写成了“机”。

正要拉黑。她又补上一个“会”字。

昂,原来是个猎头。

PM懂不懂技术的问题怎么老有人问

晚上九点半,办公室没什么人了,她凑过来说有问题问我。

她说话总是离我很近,如果不是因为有胸隔着,她都要贴我脸上了。

她问,产品经理要懂技术吗?

要。

她又问,那什么是『懂技术』呢?

这是个好问题。

首先我们得搞清什么是技术。

那个好色的校花

高中,她是坐班里第二排那个女生。

我坐倒数第二排。

我觉得我和她很有缘分,因为虽然坐得远,但我只要稍向右看,就能看到同学们组成的一条笔直地缝隙,尽头是她。

足疗记

按中国文化,春节应该是一整年的高潮。可在北京过年,曼说高潮,前戏后戏也都一块没了。

这晚不自觉的往偏了溜达,想着前面荒芜之地有一片平房,也许有偷放烟花的,我也好跟着闻闻年味。

转过两条街,十字路口一家新开的店亮得晃眼,小店门脸装修考究,灯光明显是用“配色印象空间”方法搭配出来的。工商个体户可没几个这么有品位的。

总觉的Framer X 够呛

刚当PM的时候就发现,再复杂的业务需求也比交互需求好表达。前者大不了上UML图。

后者就麻烦了,即便简单一点的,如果通过语言文字表述,那也是需要研发同学发挥想象力的。

然而每个人的想象力又各不相同,一种是能力上的,有人想象力他天生就是匮乏。

另一种是认知上的,同样想象躶体,他们俗人想出来的是异性,咱们艺术家想到的是《大卫》《维纳斯的诞生》等等。

所以和有些人沟通就是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