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提升互联网生活幸福度的

从宏观看,互联网带来的信息获取与工作、生活方式的变化,让人类更幸福了。

但对于个体而言,当互联网已经成为个体习以为常的一部分,对互联网本身带来的幸福改变就无处感知了。

现在拥有的减去曾经拥有的,只会剩下贪婪与麻木。

对于互联网生活的细微之处,我们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些需求是人类寻找幸福感的本能。推动着互联网产品愈加便捷、美好、有趣。

维克多·弗兰克把人类能实现的价值分为三类。

  • 创造价值:创造出善和美。
  • 体验价值:享受善和美。
  • 态度价值:拥有不失尊严的处世态度。

维克多·弗兰克在其书中认为,实现创造价值与体验价值能够使人处于幸福的状态。

我们在互联网的一切输出行为都是在试图创造主观的善和美,我们从互联网获取的一切,都是为了享受善和美。

然而我总觉得,我的爆脾气就是上网上的。

而且2019年开始,更爆了。

我找到了几个原因,比如说:

就在苹果与安卓一直不遗余力的优化应用启动速度时,中国互联网发明了开屏广告。不管什么APP,不管场景多么紧迫,都会让你先看一遍倒计时。中国人每天都在经历早泄患者读秒一般的体验。

Google二十年如一日的致力于让最恰当的搜索结果显示在最前面,百度也二十年如一日的研究怎么让搜索词匹配到更多的广告,并显示满第一页。

Youtube的五秒可跳过广告,倒逼广告主设计出精美有趣的广告内容。而爱奇艺之流,竟然能把广告整到好几百秒,下一集也有!看一半也有!结尾也有!刷新还尼玛有!

直到我今年被逼无奈去Youtube上看了《刘老根3》,突然有所领悟。

我想到了一个提升上网幸福度的办法,那就是

尽量不使用中资互联网产品

如果我用google搜索,用Youtube看视频,用RSS和Telegram订阅,用Medium获取专业知识,用Twitter获取实时资讯。

就没有东西惹我生气了。

如果用安卓手机,远离中资安卓ROM,并仅使用Google Play商店。

如何住在红灯区保护节操且不被带下水,是一门必要且严肃的学问。

那红灯区里的芸芸大众是如何生活的呢?

大概是,

  • 用微博了解社会
  • 用抖音拓展视野
  • 用知乎树立三观

青蛙并没有错,它只是对井与天有着自己的认知。但如果它每天观察的天其实是一台显示器,控制显示器的人类决定了青蛙能看见什么。

就可悲了是吧。

在所有生命体中,成为人类的概率比用嘴接住子弹的概率还低。如何在短促的生命旅程中用好这个肉身,值得每个人思量思量。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