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记

那天中午进小区电梯,里面一对小情侣,勾着手指说悄悄话,一看就是热恋阶段。

听见女的悄声说:晚上真的要捅嘴巴里么?能捅多深?疼不疼?

男的小声答:能捅到嗓子眼,不疼,大概会有点恶心。

我忍着笑看了女的一眼。

男的对我的眼神很不满,不悦道: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捅嘴好,捅嘴好!

男:是啊,比捅鼻子舒服多了。

我大惊:还能捅鼻子?

男:对啊,我同事检核酸就捅的鼻子。

我长出一口气:你们在说核酸检测啊?

男:对啊,没看楼下通知吗。

我:知道了谢谢,我到了,再见。

出电梯时,听见女的问男的:那他以为咱们在说啥啊?

到家没一会,急促的敲门声。

是居委会梅姨。

梅姨气喘嘘嘘,额头沁着汗:通知看了吗,今晚七点去A点检核酸,别忘了啊。哎呀我得挨家确认,从一层走到23层。

我说:梅姨,你可以坐电梯到23层,然后一层层往下走啊。

梅姨的脑袋里“”了一声:对呀!我咋没想到呢!

快到七点了,我张嘴照镜子,想着医护人员那么辛苦,我得让她们看我的嗓子眼就有插入欲,也好提高效率。

急促的敲门声。

梅姨看起来比上回轻松多了:通知一下啊,核酸取消了,时间再定。还有你告诉我的方法真好使,不累了!

我说:你要是总挨家通知的话都不如拿个喇叭楼下喊多好。

梅姨又“叮”了一下: 对呀,我们居委会还真有喇叭!不过你上回为啥不直接告诉我这个方法?

我说:如果你对我的好感可以量化的话,我直接告诉你最优解,你对我的好感+1。但我若先告诉你次优解,再告诉你最优解,那好感总共+2.

第二天在小区广场纳凉,看那位每次遇见都跟我眯眼笑的白T妹子跳绳,看的我有点晕。

突然传来扩音喇叭的撕裂音: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核酸检测现在正式开始,请大家即刻前往B点……

广场上的人们一顿抱怨。

梅姨兴奋的走到我旁边,拿着喇叭让我看:小鲁啊,我发现这喇叭真先进,你看,它表面看起来是个喇叭,实际上它……

“它是个吹风机?” 我接道。

“不是,它是个录音机。你看,我只要把话录进去,就能循环播放了,不用嘴喊了。”

“那你以前都是用嘴一遍遍喊?”

梅姨:恩~

梅姨的电话突然响了,她神色严肃的接完电话,拿起喇叭:紧急通知,核酸检测又取消了,请大家明天前往C点……

广场上骂声一片。

梅姨有点尴尬:怎么大家积极性不高了呢。

我说:当然了,我慢心的挫败必然会引发嗔恚心。

梅姨:什么意思?

我:就是说人对一件事的心理准备也是需要精力成本的,朝令夕改,会让人产生初级的愤怒情绪,比如不悦、抵触等。就像我们做项目,就算研发工作还没开始,频繁的需求变化也会让研发人员反感。你下次再通知核酸根本没人听你信不信?

梅姨:那咋办?

我:通常的做法是道歉,同时甩锅。比如你可以把锅甩给上边。高级的做法是道歉但不甩锅,但在情感上让大家接受你的错误,为下次犯错埋下伏笔,因为你一定会再犯错的。这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是“平心而论,以己推之”,操作上需要深谙心理学,并能准确拿捏话术。不当个五年PM搞不定的。

梅姨:……哎你说这喇叭的电池在哪?

分别了梅姨,电梯里又遇见了那对情侣。依然勾着手,说着悄悄话。

我支楞起耳朵,听见女的语气中带着责备,悄声对男朋友说:我嗓子眼现在还犯恶心呢。

我奇怪地问:你核酸了?不是取消了吗?

女的没理我。隔着口罩都看见她红了脸,瞟了男的一眼。

男的冲我怒道:没跟你说话!!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