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电磁炉&多数智能产品是在贩卖伪高级

一个陌生女头像发来微信,问我最近想不想“看看机”。

想起前几天有自称男士私密会所的电话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那这位一定是安全起见把“鸡”写成了“机”。

正要拉黑。她又补上一个“会”字。

昂,原来是个猎头。

我回她不看机会,她又磨磨叽叽撒娇卖萌问我现在在哪里做什么产品,没完没了的。

有的女猎头就这样。利用姿色给候选人加深印象,互联网人才流动大,等你想换工作时就想起她了。

我不耐烦地乱说:我在做一个人工智能换脸的应用。

她说,是ZAO吗?

我说,比ZAO高级,Z是第二十六个字母,属于末端技术,我们已经达到了第三级C,所以我这个应用叫CAO。

她打字的速度明显加快了,问我,高级在哪?

我说,我这个不光能换脸,还能根据你的面容生成你的声音。因为长相相似的人声音也会相似,漂亮的声音通常甜美,粗壮的声音一般粗犷。所以我们采集了无数的面容声音数据,终于发现了两者的规律。

用户只需要拍脸后编写剧本,应用就能生成带对白的小视频。以后人类拍电影再也不用那么麻烦了。

她说,能给我用用吗?

我说暂时不行,发布前还处在保密阶段。我正在和NSSMHS谈融资的事,初步估值在20亿美元,过几天要给他们演示,可以邀请你来看。

她说,太好了。高手,一起吃饭吧。

我知道她上钩了,她以为只要笼住了我,她就能拿到我20亿美元公司以后的招聘合作。

我说好,现在来我家吃。

三十秒后,她发来了OK的表情。

一小时后,她出现在我家,真人比朋友圈丑的多。但会打扮,香香的,身上有一种人力资源从业者特有的家长式强势。

寒暄过后,她表示公司做起来后一定别忘了她。

我说,如果你今天表现好,通过我的考验,那以后我产品岗招聘都归你。

她躲开我的目光,转移话题问我咱们在哪吃。

我说平时我在餐桌吃,但偷吃一般都去厨房。

她说,虽然这有点变态,但来都来了,我先去洗个澡。

我说好,我在厨房等你。

她进厨房的时候,我刚把茶弄好,因为知道她洗完澡会渴。年轻女子沐浴后能闻到一种天然肉味,那是气血旺盛女子的本来味道。

她垂下眼皮,像是初生的花蕾无奈迎接风雨的摧残。

开始你的考验吧,她说。

我说,你先看我烧水的这个。

她说,小米电磁炉,我也有一个。

我问她,你觉得它哪好。

她答,小米电磁炉用旋钮控制火力,比传统按键的要方便。

我又问,它和传统电磁炉一样,都是改变功率来控制温度,那为什么传统电磁炉不用旋钮,而用麻烦的按键呢?

她答,因为电磁炉刚出现的年代,使用按键方式更具有科技感。电磁炉上面虽然有诸多功能模式按键,但其实都是功率的区别而已。但独立成按键,用户会觉得功能丰富。

我说,那小米为什么复古了。

她说,电磁炉早就普及,用户不再有高科技的价值认知。旋钮方式更符合用户对『调节』操作的认知模型。

我点点头:但既然有旋钮,为什么小米也能像传统电磁炉那样选火锅等模式呢?

她笑了一下说,因为用户至今也不知道各种模式的原理是什么,虽然根本不如旋钮灵活,但如果去掉,用户反而觉得功能比传统电磁炉少了。

我说,你一直在说“传统”电磁炉,请问小米怎么不传统了。

她说,她能通过APP控制,用手机增加各种模式等。

我说,会有人用APP控制电磁炉吗?电磁炉是做饭的,而做饭的大多数操作都在现场,哪有远程的场景?至于手机增加煮方便面等模式,就更鸡肋了,你刚才说过了,所有的模式都是改变功率而已,电磁炉无法知道食材的数量,预置功率是没有意义的,最终还是要手动调节。

这个问题难住了她,她抿起了嘴唇,挨着我坐下。我能感到她呼吸变得轻缓了,这种匀速的呼吸,只会在极为健康的人身上出现。

忽然她深吸一口气,连累两只白兔都激灵了一下。

她兴奋地说,我知道了,小米当然想能让电磁炉自己会做饭,但目前科技所限,电磁炉也只有温度传感器而已,无法传感食材情况。于是也就只能有APP里的鸡肋功能了。和传统电磁炉一样,小米这也属于强行差异化策略。只是把按键科技感换成了智能科技感。

我拍拍她,很好,比我想的深入。看来智能家居实现智能的前提是必须能获得前置条件,比如智能灯泡能获得光线和时间,净化器能获得空气质量。恭喜你,我对你的考验通过了,看来你很有产品思维,是个优秀的产品猎头。

她惊愕道,就这个?

我笑:不然你以为呢?

她愤怒地把我推开,夺门而出,边走边回头说:CAO!

三棵树人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放的感觉一样 受众感觉不同 比如我不脱裤子味道传播就慢 你闻到的也慢 而且会掺杂我仨月一洗的内裤味道 ‼(•’╻’• )꒳ᵒ꒳ᵎᵎᵎ

  1. 在美国当码农。近日公司招入一中国同事,去他座位闲聊,无意间看到他的代码注释:// 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