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好色的校花

高中,她是坐班里第二排那个女生。

我坐倒数第二排。

我觉得我和她很有缘分,因为虽然坐得远,但我只要稍向右看,就能看到同学们组成的一条笔直地缝隙,尽头是她。

但我从来不敢和她说话。

她算是校花吧,披肩发,喜欢把校服的领子立起来,有时候一缕头发刚好卡在拉锁里,黑发把粉色的嘴唇一分为二,一呼气,世界都飘了起来。

她站起来回答问题,班里的男生都会本能的把头低下一些,每个人都怕别人误会自己在看她。

她文静内向,很少跟男生交流,也没有几个男生敢撩她。

一个周五,晚自习结束,周末了好几个同学都不着急走,顺路的老六要去打篮球,我打的不好,就推脱说困了,想睡一觉,你打完了叫醒我一起回家。

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摇我的领子,抬起头,是她。

发现教室只剩下我们两个。

她说,帮我个忙啊,我练画,让我画你吧,你就像刚才那样趴着就行。(她是艺术生)

为啥画我啊,我问。

屋里也没别人了啊,她说。

我就又趴回去,闭上眼,听她铅笔与纸摩擦的声音。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并不是香水味。

头把胳膊压的没了知觉,她终于画完了。

她说画送给你吧,你帮了我很多,早就想谢谢你,这算是礼物吧。

我说你谢我干啥啊?咱俩根本没说过话。

她说体育课的竹老师挺烦人,每次都是你替我解围。

竹老师是个色B,体育课总爱站她旁边调戏她,我看不惯就会问老师一些白痴问题捣捣乱。

可能也有想讨好她的成分吧。

她又说,还有八班的斑秃,那次是你故意把水撒他身上的吧,哈哈。

斑秃是八班的一学霸,数学能考满分的那种,所以头发秃的一块一块的。仗着学习好家又有钱,人挺装,同学们都烦他。斑秃是为数不多敢撩她的男生之一,那次来我班拿封信非要给她,她面如朝霞,动都不敢动。正好我打水路过,假装站不稳全倒斑秃身上了。

原来她都看在眼里。

我摆摆手说都是同学应该的。

然后就是是十几秒钟的沉默,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敢看她。

她也尴尬地翻着我桌子上的书,突然说,哎你晚上出来方便吗?

我说我家住楼房,一般都在家里方便,除非停水了啥的。

她笑得头发都含浸在嘴里,说,我是问你晚上能不能出来,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鱼头啊。

我说大冷天的白天吃不行么?

她说,白天我不方便啊。

我说,咋的你家白天停水啊?

她打了我一下。

我说要不一会去吧,我请你,反正我也不想等老六了。

她说好,就去外面海军招待所下面那家吧。

我一愣,海军招待所装修不错,价格又便宜,所以我校的很多情侣都会去那里开房上自习。

我怕同学看见误会啥的,就推托说去那吃再回家就太晚了。

她说没关系,楼上不就招待所么,你就在那睡呗,反正我家近。

哦,好。

席间,我们聊了很多,原来她还有这么开朗的一面。

她让我先去把房间定了,怕太晚了没房,我照办。

她喝了半瓶啤酒,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喝酒。然后就拄着脑袋说头疼。

我说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她说我先去你开的房间歇一会吧。我照办。

把她搀进房间,让她躺在床上。我说下面鱼头没结账呢,你休息好了下去找我,我送你回家。

刚要转身,她闭着眼睛大声说:鲁同学,别装。

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没再继续装。

然后一夜无书…………

这海军招待所的床太硬,胳膊都睡麻了。

耳朵被揪醒。我说宝贝别闹,让我睡再一会……床太硬。

然后我后背被大力一拍!『做啥春梦呢,还宝贝!哈哈,别睡了,就剩你自己啦』

我抬起头,是打完篮球的老六。

青春期,做这种梦可以理解,我揉着睡麻的胳膊,苦笑着安慰自己。

和老六走在路上,路过那家鱼头馆,不由得多看一眼,想唏嘘一下。

结果居然看见了她……

我突然迸发出勇气,想跟她打个招呼。

抬起手刚想说话,一个男生拿着两串糖葫芦,跑过去抓住了她的手,两人走向了海军招待所……

是斑秃。

老六问我,咋不走了,看啥呢啊?

『没事,想吃鱼头了』,我说。

大缺缺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