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疗记

按中国文化,春节应该是一整年的高潮。可在北京过年,曼说高潮,前戏后戏也都一块没了。

这晚不自觉的往偏了溜达,想着前面荒芜之地有一片平房,也许有偷放烟花的,我也好跟着闻闻年味。

转过两条街,十字路口一家新开的店亮得晃眼,小店门脸装修考究,灯光明显是用“配色印象空间”方法搭配出来的。工商个体户可没几个这么有品位的。

好奇走到门口,店的名字叫「PM足记」,是个足疗店。

开门,一个矮挫敦实的中年男子迎出来:同学,足疗是嘛?

我问,你这PM是什么意思?

他答,PM是产品经理的意思,互联网公司的一种岗位。

我注意到他脖子上的工牌带子花花绿绿的,便问:你是阿里的产品?

他笑,不不,我之前是阿里的高级架构,老板以前是产品。我在这迎宾,吧台结账的是阿里的前财务。

我眼睛一亮:那你这的足疗妹子难不成是阿里的前台?

他保持着同样的笑容:不是的同学,足疗妹子就是普通的足疗妹子,而且说实话阿里的前台出了名的丑……

我叹口气,回头看了眼外面冰冷的马路,感受到了互联网寒冬的温度。

为我服务的是1c号技师,芳芳。

我问芳芳,为什么你们这技师的编号还带字母的?

她的表情似乎是要给出一个说了无数遍但从没人听得懂的答案:哥,我是28号,1c是28的十六进制,老板这么规定的。

我问她,你懂什么是十六进制吗?

芳芳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哥,你说我要是懂,也就不按脚了是吧?

我笑笑,按她的吩咐把脚从盆里拿出来,她熟练的擦干,喷酒精,足疗正式开始。

我问芳芳过年怎么没回家?

她说,本来想回的,我都两年没回家了,但老板说过年值班的话赚的钱都归技师自己,我就留下来了,毕竟我这干一个月的钱西北老家一年都赚不来,我想多赚一点是一点吧。而且老板说了,春节加班年后有望提升职级,我现在是P5,年后争取能到P6.

听完她的话,我开始仔细端详这个姑娘,她最多二十岁,典型的足疗女妆容,但眉宇间又有一种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不同之处,额头很圆,如戈壁的悬月。 

我说那过年这几天你肯定赚了不少吧?

她夸张地哼了一声:别提了哥,哪有那么多傻X大过年的做足疗啊……

说完自觉失言,抿着嘴低头不敢看我。

尴尬的气氛使她的动作走形,我忽然感受到一股异样。

仔细看她的动作,她并没有像别的技师那样腰部推动胳膊用力,而是腰部不动,左脚跟撑地,右脚掌难以察觉的捻着地。原本费力的手部活动,被她做的无比轻松。

而且刚才她动作走形的一霎那,我脚掌敏感的捕捉到一种奇怪但似曾相识的力道。想了想,我猛地把脚抽回来,身体坐起。

我大声问芳芳:你真是做足疗的?

芳芳被我的暴起吓了一跳:大……大哥,我真是做足疗的,我真不懂十六进制。

我冷笑:你这么年轻,能把内家拳的暗劲练出来,可真是天才哈,说吧,你练的什么?形意?太极?八卦?你刚才发力的步法我没见过,是哪一门的?

芳芳肩膀有些抖:哥,你不会是我老乡吧?这行当太累,我才动功夫的,想着现在人们都练MMA了,没人懂内家,本想不会被发现,哥,你回去可别检举我啊?我爸得打我……

我故作姿态:那你实话实说,你哪一支的,练的什么。

芳芳咽了咽口水,用毛巾包好我的脚。说道,我们那人都会一种内家功夫,也说不上具体是什么,但基本功是形意的五行拳,小时候也有八卦掌的练法。

据说是我们村水土的原因,练内家特别容易出功夫。我们那二十多岁的人一般都能练出一种叫龙形搜骨的发力方法,用这种方法干活非常省劲。但一旦被老人撞见,就会遭到毒打,因为用龙形搜骨干活干习惯了,很容易伤到身边的人。

除了这个规矩外,还有功夫不出村,传男不传女的规矩。我们在外面打工的如果动了功夫被老家知道,回去就再也不让出村了。

我大喜,整村的世外高人啊,像我这种半吊子,要是能从芳芳这讹点功夫,岂不是进步神速?

此时再看芳芳的脸,多了一层神韵,真美。

我计上心头,色眯眯地说,芳芳啊,这年月,武林已经变得很小了,我稍一打听,也能知道你们村在哪,如果你不想让我泄密,也行,反正你这也没活,哥带你去对面酒店开个房间,仔细讨论一下武功,怎么样。

芳芳沉默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行!哥!我跟你去。

我的计划是,她一个功夫高强的姑娘,怎么可能乖乖就范?肯定是想到了酒店再动手收拾我,只要她不敢出杀招,那我跟她一搭手就能听到她的劲儿,以我的浅显修为,也能以此慢慢地把她的打法和练法都给逆向出来,那这功夫就能学到手了。

和芳芳出门,过马路她主动牵了我的手,我转头看她的侧脸,突然觉得自己好卑鄙,其实她还是个孩子,一个养家的孩子。

我没话找话:芳芳,你刚才说你们村的功夫传男不传女,那你是谁教的啊?你爸爸?

芳芳说:哥,我啥时候说我是女的了?

……

趁我惊讶的当儿,芳芳不紧不慢:哥啊,我主要是懒,刚来北京时怕动功夫,就尽量找轻松的活儿,但足疗男技师不赚钱啊,我就开始女装,但还是嫌累,结果一动功夫就被哥你发现了,其实伪娘这东西挺上瘾的,我现在都不想变回去了。

我说芳芳弟弟啊,其实我只是个产品经理,对武功啊什么的也没啥大兴趣,能让哥回家吗?

芳芳搀着我的胳膊:哥,你这话问的就多余了,你也是练家子,走不走的了你心里有答案啊。

我叹口气,自由的左胳膊慢慢抬起,左脚左转,在成“形意三体式”的同时猛地发力,摆脱了他搀着我的手。受到震荡的芳芳后退了几步,我大喜,小步蹭上, 使出一记半步崩拳……

然后我眼前一黑。

醒来的时候我在足疗店沙发上躺着,那个阿里高级架构坐在我旁边。我想开口,但从肺里传来咸咸的味道。

高级架构摆摆手,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吧,你贞操还在,但功夫没了。芳芳说她给你用了什么龙形搜骨,你活动自如,但永远练不出暗劲了,以后踏踏实实当产品吧。

所以,我以前会武功,但现在不会了。

陈大猫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