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RSS的尸检和复活预测

衰老就是你热爱的东西都在无常中渐变消逝。

十年前,我这种爱阅读的青年们经常在网上讨论RSS、Google Reader。

PC时代,人们通过域名访问各类网站来获取信息。由于网站之间彼此独立,结构又各不相同,想在同一个地方阅读多个网站的内容就变成了难题。

于是有了RSS。每个网站都可以将内容用相同的标准输出一份,用户通过各类阅读器,就可以在一个软件内阅读多个网站的内容更新。不再需要分别打开每个网站来寻找更新内容。

这种软件学名叫RSS聚合器,Google Reader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好景不长,Google Reader在2013年宣布停止运营。

2012年,Twitte停止了RSS内容输出。

最近,火狐浏览器删除了内置的RSS订阅功能。

他们给出的理由无非是:已经没毛人用RSS了。

我用「RSS阅读器」的搜索指数来观察RSS阅读需求的变化:

可以看到,指数从移动互联网开始就呈下降趋势,2015年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带来的阅读场景改变,使rss的需求减弱更为明显。

然而除了移动互联网的锅,RSS阅读本身也有着天然的弊端。

网民「计算机素养」变低,导致RSS阅读学习成本变高

智能手机让互联网迅速的普及,用户也迅速下沉,导致网民的平均计算机素养变低。

 计算机素养(computer literacy)指一个人对于计算机运作方式的概念和使用计算机的纯熟度。并非仅指个人计算机(PC),而是包括广义的数字控制机器。计算机素养高的人对于数字化机器的运作逻辑有一种灵感性掌握,很容易学会新的软件或接口,了解新的硬件功能。

有个十年前的段子能更好的理解计算机素养:

是这样的张总,你在家里的电脑上点复制,然后在公司的电脑上点粘贴肯定不行的。对,即使同一个文档也不行。不不,多贵的电脑都不行。

而使用RSS,比复制粘贴的学习成本要高的多,至少需要这些步骤:

1. 寻找rss源。因为不是每个网站都提供RSS订阅

2. 在rss聚合软件中订阅RSS。不同的软件使用方法略有不同。

3. 维护rss源。很多rss是第三方生成的,经常会失效。

显然,张总是难以学会的。

与盈利模式的冲突

如果用户通过rss阅读我网站的文章,就意味着他们不会看我网站上的广告了。

如果rss的订阅者变多,我就会停止输出rss或者仅在rss中输出摘要。

google当年察觉到了这个矛盾,试图通过向网站主提供feed广告来避免对站点盈利的影响,但这个办法收效甚微。这也成了google reader关闭的主要原因之一。

推送、个性化阅读,最后一根草。

在手机上,任何内容的更新都可以实时推送。甚至今日头条等产品将内容的获取方式由主动寻找和订阅变为了智能化的信息流推荐。微信与公众号的存在更是降低了内容生产和获取成本。

于是,RSS就变成了技术流的小众存在。

端端统一之日,RSS复活之时

应用的跨平台已经是趋势。「多设备一系统」也是更遥远的未来。说起来锤子的TNT就是一个概念式的解决方案。

随着端与端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应用在各端的形态变得统一。个人认为,RSS会在那时复兴。

因为应用的跨平台使域名的概念变得模糊,原来的web站点会以新的应用形态变得更加中心化以便更有效的触达用户(参考现在的移动端分发)。即开即用的APP使安装成本变低,所以比起留存,产品更重视最终价值的转化(参考微信小程序)。

加之随着用户使用应用的增多,为解决推送骚扰,平台的推送机制必将会升级。

于是又回归到PC时代的逻辑,内容生产方需要渠道将内容更便捷的供给给用户。用户也需要低成本的阅读方式解决跨应用阅读的烦恼。

几年前,移动端用户的类似阅读痛点已经显现,当时的青芒阅读和即刻都是以此痛点出发,但此时APP的形态决定了产品更愿意将用户圈进来进行阅读行为。所以即刻类的应用必须通过爬虫这种笨拙的方式将文章从其他地方爬过来。

如果以上逻辑成立,那未来的内容型应用就更愿意对外提供内容接口,自然会促成类RSS的标准协议(RSS3.0?)的产生。而对于用户端,类RSS聚合器就会复兴,只是「聚合」变成了底层的内容获取方式,用户感知到的只是更智能更个性化的阅读应用。

这个新标准不止是包含内容元数据那么简单,应该是有更强的约束力和具备逻辑能力的新型协议。以应对版权和商业化问题。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