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老六的单身问题引发的产品Backlog协作问题

那天下班,也许是礼拜五的缘故。原本路边被晒得装死一般的焦沙烂石。今天好似分外地生机和恬静。

刘老六今天也反常,走路总是用脚挫着地面,吐烟也要仰起头来,一改往日的沉重和绝望。

我说你是不是赌球赢钱了?

老六吧唧了下嘴,歪着脖子把眼睛挤成一条缝。他说,今天新来的那个妹子看见没?我看了她一天,我觉得我遇见那个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人了。

那个妹子我知道,92年。刘老六85年,单身。就在前天的此时此地,他说朋友介绍的离异少妇他应该去见见了。

刘老六对92年的浓厚兴趣是基于以下几点。

第一,92年虽说也不小了,但她身上还保留着少女的元气。

因为刘老六透过她白色的T恤观察到她胸罩的带子开了,她起身想去整理时,老六瞥见她的胸脯并没有因为解开的胸罩而影响自身的丰满和聚拢。

第二,她 没有 且 没有过男朋友。

刘老六头听见她和邻座的女同事聊打理头发,她说,我下班之后也从来不扎头发。

过来人都知道,女孩在一些场景中是不得不把头发扎起来的。

第三,她不怎么爱理刘老六,刘老六认为不理她的女孩是因为看见他会不好意思。

我说,你坐在她后面,看见的只是她的背,而且这三点都是基于你的想象,未免有点捕风捉影。

在我看来,第一,即便她的胸罩有聚拢效果,聚拢力量的来源也不是带子。

第二,就算某些场景下扎头发,也会在表述时被忽略到,难道她还会说:“我除了和男朋友鱼水和谐时,其他时间都不扎头发”?

第三,那只是你对于自卑的自我慰藉,其实你心里边是抢地呼天的。

我倒觉得,她最招人喜欢的还是精巧讨喜的脸,配上黑溜水灵的小眼睛,察觉有人在看她时,就会轻瞪一下,像玫瑰露出一根刺。

老六说你这品味成疑啊,自智人时代开始,男看女都是看胸看臀,因为代表着生育能力,即便现在,你看脸也会慢慢后悔的。

再说了,你在她对面,也只能看脸,我在她后面,也只能看背。

这要是贫困山区就好了,咱哥俩没钱只能娶她一个,一人看一面,大家都满意。

我说,对,这就是如何让同一个事物的【体】提供不同的【相】进而而产生不同的【用】。

就好比你为了看她而没写的产品Backlog. 以前这个产品就咱俩负责还好,但是现在这么多产品经理,每人一份Backlog,根本没法制定优先级。

如果保持一个产品只允许有一份backlog,这就涉及到协作编辑,总会有人改错,除非支持权限,但这样就必须引入一个新系统支持backlog协作。

这个需求总结起来就是,用最低成本使一个backlog能提供多人的查看和编辑视角,并有权限设定。

类似Trello的看板工具就不考虑了,这类只适合管理某一个进行项目中的Backlog,总Backlog字段复杂,仅适合用表格类的工具。

石墨文档?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支持多人协同,支持筛选(实现多视角),但免费版不支持精确到单元格的权限。企业版支持“锁定”功能。

Numbers

mac的表格工具,现在也支持协作了。优点是功能强大,原生软件使用稳定,但仍然没法设置单元格权限。

Excel

绕不开的巨人,但从使用体验上来说,能别用就别用了(像不像在说ofo?),尤其是团队多数都是Mac的前提下。

Google表格

Google从来不让人失望,google表格的协作能力自不必说,而且选中单元格范围后可以将这些范围保护起来,设置哪些人可以编辑。

比如我负责的backlog只设置为我和“大PM”(线负责人/总监/VP)可以编辑,刘老六这样的马虎货色是改动不了的。

对比一下就能看到,石墨就是对google doc的完全复刻,一堵墙的存在,造就了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

以上说的仅限小团队小产品,大团队巨型产品还是要引入项目管理系统,JIRA、ONES之类的。因为说服那么多人上google的难度绝不亚于刘老六上92年啊。

我们俩正聊着Google,刘老六用胳膊肘怼了我一下,我看他时,他正用下巴指向前方。

前方的92年被一个男子单臂环着腰,显然是接她下班的,92年对男子说了句什么,男子突然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92年大叫一声跳开,四下张望时看见了我们,猛地打了那男子几下…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刘老六问我,你说捏那一下是啥感觉?

我说,大概就像是产品经理让Backlog全都粒度合理,优先级正确,并且传递顺利吧。那是一种占有欲的满足,一种掌控感,并能牵扯出一个更大的欲望引诱你继续。

老六说,听起来有道理啊,明天周末我去见那个少妇,你干嘛去?

我说还有一个极其复杂的backlog等着我去梳理呢。

“哪个项目?”

“婚姻。”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