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总被困在北上广了

我对萧条二字的理解一直不足,缺乏一个清晰具体的画面与之对应。倒认为萧瑟、萧索、肃杀啥的倒比萧条生动的多。

经济萧条更是一个空泛的概念,对应的画面只是数据可视化后的折线。

直到国庆回了一次阔别两年的东北。

90年代中国车牌由绿变蓝的时候,车牌上的字母是按地级市的经济来排序的,老家的字母位居全省最后一个。

本世纪初,这个小城市开始日新月异。有了肯德基必胜客,新玛特等高级商场代替了小时候的百货大楼,新小区动不动就二十来层绵延不绝。堵车变得常见,且不乏豪车。城市变得整洁,大街扫的比我脸干净。就连中学生情侣也有了更多的连锁酒店可以选择,怡然而清白。

这次回去,街上依然堵着豪车,中学生依然住着酒店。但新玛特已经倒闭,家旁边极好地段新开的巨大商场因招商困难没法开业,当公共厕所又太大,于是就那么荒着。

倒是类百货大楼等相对低端可以讲价的商场又门可罗雀。光指挥停车的大爷就好几个。

大概这些就是经济萧条,我想。

都说经济下行,都说东北经济完蛋。可面对实际景象,还是给我不小的震撼。

山杏说,不对呀,你看房地产一片繁荣,哪哪都是工地,成交量也不差。

这是因为ZF给一二线城市房地产限购,防止泡沫挤破。这就导致钱都流向了三四线。偷安旦夕而已。

刘老六也说,你看到的商场倒闭也许只是因为受到电商的冲击,整体经济并没那么严重。

那我们就找一个能分析出整体经济情况的简单方法。虽然管中窥豹,但是是豹就挺好。

经济的变化可以通过消费能力的变化体现。“口红效应”, 就是一种收入效应与替代效应的具体呈现。

经济下行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会增加。因为消费欲望不变但消费能力降低,所以买不起太奢侈的商品时,就会更愿意购买口红这样又便宜又能显体面的产品来安慰自己。

电影文娱等有类似特点的商品,也属于”口红”。

所以我就想爬一下口红在电商的销量变化。恰巧简书上有人爬过淘宝天猫口红的数据。基本结论是,18年4月口红交易额是17年初的2倍。

数据见:https://github.com/UranusLee/taobao_spider_analyst

直播、网游这些“口红”的火爆,也能佐证经济的变化。

记得前几年大家还吵着逃离北上广,现在反而被困在这些城市了。因为二线城市已经不靠谱,正在被逃离。三四五线见上文。

想到这, 心里猛地升起危机感。户籍制度的存在,让北上广可以用各种手段挤兑你离开,真到了连北上广都难以生存的时候,我该去哪呢。

山杏说,反正你去哪,我就去哪。

刘老六: 我也是。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