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玲

志玲

八月 9, 2013 阅读 42913 字数 6640 读后感 47

《志玲》——献给我青春的你,和你的青春

是时候给你们讲讲我年轻时候的故事了

我出生于明朝万历十二年,用现在的说法,是公元1584年。

那时候国家经济发展不均衡,年轻人都涌入大城市闯生活。二十多岁时,和众多八零后一样,我从关外流落到了那时的京城——北平府。

我在北平府郊区的一个小饭馆做服务生,那时候叫伙计、跑堂。

我工作特别卖力。因为我必须努力赚钱才能实现我伟大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每天徜徉在艺术的海洋里,用各种姿势游过我文艺的一生。就算有一天我游不动了,我也不会喊救命。死在艺术的海里总好过死在跑堂的路上。

大家都知道,艺考是非常费钱的。我努力做跑堂,就是想多攒点钱,能考入我理想的艺术学府。

我想考的学校是关外的鲁美,全称叫“鲁班美术学院”。我一直很纳闷,鲁班明明是个木匠,属于理工科,为什么美术学院要以工科技术宅的名字命名呢?

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技术高超到一定境界,就会升华成艺术了。

我供职的这家饭馆叫广贤居,现在听起来很霸气,其实在当时这名字挺山炮的。饭馆不大,就七张桌子,主要指着对面奥数班的小学生赚钱。

有一次老板娘觉得广贤居这个名字不符合小学生这个用户定位。就想改一个洋气点的。最后的方案是:学生=Student,奥数的比例积分微分=PID。Student+PID=Stupid。所以饭店的名字就改成:Stupid快餐。

还好我上过几年学,赶紧拦下,告诉老板娘Stupid是笨逼的意思。老板娘白了我一眼说那还是叫广贤居算了。

老板娘姓韦,巴蜀嫁过来的,三十出头,风韵犹存。老板姓杨,按古时的风俗,老板娘的名字就变成了杨韦氏。也许是这个名字果真不吉利,真把杨老板给叫阳痿了,俩人一直没有孩子。

这小饭馆是杨老板家里给儿媳妇的礼物,营业执照写的是我们老板娘。当男人丧失性能力后很容易沾染上别的嗜好,比如赌博。

老板在外面欠了一屁股赌债,被黑社会追债,扬言再不还钱就切小鸡鸡。虽然杨老板的鸡鸡留着也没什么用,但就算没用在那闲晃荡着也是个念想不是,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也舍不得说切就切。

杨老板就骗老板娘说要买基金赚大钱,把饭馆抵押给了招行当铺,拿钱跑路了。

从那以后,老板娘就让我们叫她韦姐。

韦姐苦苦支撑着这个饭馆,为的就是早点把招行的贷款还清。女人在失去了爱情的希望之后,就会瞬间独立,变成汉子,韦姐被生活磨砺的越来越有魄力。饭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不过韦姐也不是完全没有女人味的,和别的女人一样,韦姐特别重视美容。有时候就寝之前,韦姐就让我吩咐厨子,挑一根最水嫩的黄瓜送过来,不要太粗,最好有一点弧度……

我说韦姐您睡觉之前还吃黄瓜啊。

韦姐说这黄瓜不是吃的,是用的,切成片敷脸上美容的。

我说那我让厨子给您好好切成片。

韦姐说千万别,我怕他笨手笨脚切不好,拿到我房间我自己切吧。

我不由感叹,女人为了美,还真是不怕麻烦。

不过有时候我帮韦姐倒垃圾的时候经常发现垃圾桶里有整根的黄瓜,我想一定是厨子挑的黄瓜韦姐不满意就给扔了吧……

厨子姓周,好像叫周什么波来着,四十出头,松江府上海县人。六尺多高,爱梳小背头,鸡贼的小眼睛,脸上毛孔粗大。是一个远看干练,近看猥琐的人。周厨子也是个有梦想的人,他的偶像是岳武穆,所以他一直想做一名军人,在那遥远的边关,为祖国和人民站好每一班岗。

为了实现梦想,他还拜过一个江湖师傅学武功。武功没学几天,师傅就给他派到北平府最大的妓院“罗凤楼”看场子去了。没多久,罗凤楼老板的大哥,也就是罩着罗凤楼的官员政治斗争失败,被弄下去了。罗凤楼也受到牵连,被数百名衙役来了一次扫黄行动。

扫黄那天,朝廷为了扩大影响,派了很多记者和衙役一起行动。衙役先踹开门,告诉呆若木鸡的嫖客和小姐保持姿势不要动,记者便用毛笔把现场给画下来,关键地方打马赛克,贴报纸上,告诉百姓这就是嫖娼的下场。

周厨子也被弄了进去,判了好几年。进去没多久就被派到了监狱伙房,他的厨艺就是在监狱里学的。周厨子自己说,他是因为会说话会办事又会武功,在里面混的好,才有机会进伙房工作的。

不过有一次我们在澡堂洗澡,周厨子的香皂掉地上了,他居然吓得腿如筛糠,不敢弯腰去捡,还警惕的看着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有什么不可磨灭的阴影。

和很多上海男人一样,周厨子特别喜欢装爷们。刚来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做过牢又有点武功,没少欺负我。后来我找了几个东北老乡,把周厨子吓哭了。

周厨子小时候读的是官办学堂,被洗脑洗的很彻底。听不得别人说朝廷的坏话,用现在的话来讲,他属于自费五毛。

……

春夏之交。北方的这个时候,通常是没抓住春天的短尾巴,就迎来了夏天的长漫漫。奥数班还没放学,我百无聊赖的跟苍蝇玩游戏,游戏的内容是它们跑我追,追上了就是死。

随着窗帘上铃铛的一声清脆,来客人了。

来的这主,黄澄澄的大斗笠,银灰色裤褂一看就是九丝罗,细眉杏眼,面如白玉。腰间一银色宝剑,三尺有余,剑鞘上描龙刻凤,巧夺天工。刻的有,麒麟,貔貅,蜥蜴,鳄鱼,火鸡,袋鼠,考拉等。我听客人们说过,武林中有一把宝剑叫“动物世界”,想必就是它了。

凭我多年当伙计的经验,我一眼就看出这货是女扮男装的。一般这操型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刚从横店拍完戏出来吃饭的,一种是女子初入江湖易容术不过关的。

来人好像看出了我眼神里的疑惑,嘴角轻挑,微微一笑,掏出一块银子递到我手上。

第一次收到这么多小费,我很是感动,离鲁美又近一步了。此时他是男是女已经不重要了,我突然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称呼她公子还是恩公。

公子?恩公?

“这位公公……啊不是……子公……啊不不……公子……您想吃……吃点什么?”

对方扑哧一乐。我更确定她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了。因为在那个年代,如果我对姑娘说出了“子宫”这么赤裸淫秽的词语,对方肯定得报警。而眼前这位脸都不红,肯定是见过大世面的。

她轻咳了一声说,你们这都有什么菜啊?

其实周厨子会做的菜不超过二十样,但老板娘特别喜欢对面茶馆说相声的郭先生,让我们把菜品按照《报菜名》的方向发展……

我说,我们这菜可多了,您要是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的话,我们这都没有。厨子以前做牢食的,手艺不咋地,不过您想吃好的可以让老板娘亲自下厨给您做拿手菜毛血旺的。

客人说那就毛血旺吧,然后随便给我弄几个凉菜,喝的有什么啊?

我说喝的除了酒只有王老吉了。

王老吉是什么啊?

就是那种红罐凉茶,几百年后改名叫加多宝那个。

哦,那给我来两罐,去吧。

其实毛血旺周厨子做的也挺好吃的,我就是想折腾一下老板娘,谁叫她不让我画画还说我没出息呢。稍带着也给周厨子填点堵,让他以为老板娘是不放心他手艺才亲自下厨。

据说这就叫政治。

我敲门的时候,韦姐正在午睡。得知客人要她做菜,骂骂咧咧的的奔了厨房。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瓜娃子来京城吃啥子川菜……”

饭食毕,客人很满意,问有没有客房,想多住几天。

我说还有一个大床房,独立卫生间,24小时热水,窗口能看见水库,风景很好。

那有没有Wifi哦?

客官,这年代哪有wifi啊。

什么耳朵啊,我说有没有晚饭。

哦,有的,早餐晚餐都是免费的。

那我住了,带我去房间吧……

安顿好了她,我又继续跟苍蝇玩游戏。没一会,就听到一个声音有气无力的叫伙计。我冲进客房,看见那娘们正在床上痛苦的打滚呢。

“客官你怎么了?要不要给你请大夫?”画外音是你可千万别死我们店里啊!

“没事,我就是痛经……那王老吉太凉了……”

那时候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哪懂得这些,就问她,痛经是什么意思啊?

她很崩溃,说你连痛经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痛京”就是一到京城就肚子痛,属于水土不服的一种表现形式,少废话你赶紧给我弄个热水袋过来。

我退下,把这事告诉了韦姐。韦姐也怕她死店里,很热心的贡献了热水袋,又拿出了一包药让我给客人。

我说韦姐这什么药啊。

韦姐告诉我,这是一种神药,是上海进京赶考的书生为了摆脱痛京的烦恼发明的,所以药的名字叫“沪书宝”。一贴见效。

还别说,果然是神药,第二天客人就神采奕奕的了,自己吹着口哨洗裤子呢。

晚上,我又被一声伙计喊了上去。我很不耐烦,我说客官您要是又痛京了就自己贴沪书宝吧。喊我没用。

她说,没痛,走了。你去厨房给我挑一根黄瓜送上来,我美容用,要那种……

我接着她说,要那种水嫩的不要太粗最好有一点弧度而且不用厨子切片您要在房间自己切是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客官,发掘用户的核心需求是我们这行的最基本技能,您等着,我让厨子给您找黄瓜。”

在厨房,我说,老周啊,今天准备两根黄瓜,客人的要求跟韦姐的一样。

老周说这世界上没有两根一样的黄瓜,最好的给谁啊?

我说当然是把好的给韦姐了,蔫巴点的给客人。得罪了客人顶多少赚点钱,你把韦姐得罪了,前途还要不要了?

老周觉得有理,挑好了黄瓜。用银色的盖子盖好了,防止流失水分,我端着这两盘神圣的黄瓜,送到了两位奇葩女子的床前。

客人很高兴,说包装很精致,服务很到位。

我说那您慢用,小的退下了。

她说,先不急,来,你陪我聊会天吧。

我说好。

“你这个伙计挺灵透的,叫什么名字啊?”

“小的大名叫鲁先僧,小名叫铁蛋,您叫我鲁哥僧哥铁哥都行,但千万别叫蛋蛋……”

“哈哈,你这么聪明怎么还甘愿做跑堂的啊。”

“不怕您笑话,其实我想当的是画家。具体的我文章开头已经写了,您自己看吧。只是当我们追逐梦想的时候,反倒会被梦想禁锢,有没有梦想过的都是一样的日子,只不过有了梦想就等于给自己画一个饼,我们围着饼转圈圈,并将其称之为生活的意义。”

“有道理,那你就不能找个简单点的梦想。”

“不能,选择复杂的梦想是因为人的恐惧,因为梦想足够复杂,一旦不能实现,临死前也有足够的理由不悔恨自责。”

她听完我说,看着我的眼睛,若有所思……

良久,她说,“其实我的梦想很简单,但比你的更难实现……我告诉你个秘密吧,其实我是个女的。”

我说我已经看出来了。她说不可能,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说,“你女扮男装太入戏了,已经真的把自己当成男人了。”

“那如果这样,我应该更像男人才对啊,怎么会被你看出来呢?”

“因为今天天气热”

“然后呢?”

“然后天气热男人都光膀子,显然,你此时也把自己当男人了……”

“啊——-!!! 混蛋!把衣服递给我!”

我捂着眼睛,把衣服扔给了她,说,小的先下去了,太晚了,一会黄瓜就蔫了。

她说,滚吧。

在我关门的一瞬间,她说,“哎,我的名字叫志玲。”

我说小的记下了,发票的抬头就写志玲了……

回到房间,我居然睡不着了,倒不是因为见到了没穿衣服的女客人。这东西以前周厨子怂恿我偷看客人洗澡的时候就见过,比她的大,不稀奇。

是因为她看我的眼神。当年从关外出来,送我的山杏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不说话,等我上了马车,山杏哭着向我喊了一句什么,马车动静太大,我没听见。

上个月表哥来信,说山杏早已结婚生子了,嫁给了我们那老县丞的孙子。那孙子小时候仗着他爷爷当官,总是欺负我跟山杏,我总是替山杏挨打。山杏曾说长大要杀了他。

唉,我想我是想家了吧。

第二天见到志玲,不免尴尬,我们的眼神都有些躲闪。还好她白天都出去,晚饭前才回来。

转眼志玲在我们这住了一个多月,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志玲告诉我,她是福建人,家里很有钱,父母想把她许配给一个外来的新晋富商。而她却一直有一个小梦想。

她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戏子,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戏子和跑堂一样,是下九流的行业。有钱人的孩子是不可能走这条路的。

她离家出走,女扮男装,来到京城准备艺考。她先是报考了北影——北平府皮影学院,又报考了中戏——中关村京戏学院。但都落榜了。

她说,她是想能在北平府学有所成,毕业后去台湾发展。

我说你为什么想去山沟发展啊。

她说台湾现在虽然是农村,但以后经济一定会腾飞的,很有前途。

我们相视微笑许久,因为我们都在对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有梦想的人,总是惺惺相惜的。

她说你喜欢唱歌么?

我说喜欢一点。

她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京剧还是豫剧?

我说我喜欢说唱。

”说唱是什么?“

”说唱就是一边说一边唱,学名叫太平歌词,对面茶馆的郭先生总唱,改天我带你去听。“

”好呀“

从那天开始,志玲就没再出去考试,因为北平府已经没有学校可以报考了,她在北平府学艺的梦想,基本破碎了。至少也像我的鲁美一样遥不可及。她变得很忧郁,又痛京了。

晚上,我给她送热水袋,她拉住了我的手,流泪。

”鲁哥,你说过,我们都被梦想禁锢了,你有没有逃脱的方法,我累。“

“没有,我们离开家,就是为了不走父母画好的路。我们要证明给家人看,也证明给自己看。我们终究要在世俗里挣扎,不管你梦想多么宏伟,只要还没有实现,我们都要在这里挣扎。”

“什么可以替代梦想,支撑着我们活下去?”

“这个……大概……只有爱情了吧?”

“是呢,突然爱上一个人,成为全部。梦想又算得了什么。”

“嗯,很多时候,一个人可以因为另一个人超脱一切。”

志玲突然不哭了,脸颊绽出了两朵粉红,羞怯地说,“鲁哥,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那……你呢?”

我说,“玲玲乖,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现在对我来说,别的都不重要了。”

我没骗她,她问我的所有问题,都是我想问我自己的,在这个痛京的夜晚,我居然找到了答案。

我们试图用梦想来冲破现有的规则,但实际上,梦想又让我自己陷入了一个更狭窄的规则。

我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内心想要什么,曾经这种想法冒出的时候,总是被我一瞬间就埋在心里。没想到,我做出这个决定,竟然也是一瞬间的事。

去你妈逼的鲁美,去你妈逼的跑堂,老子不干了。

我悄悄的收拾好了金银细软。准备向这个我奋斗多年的地方告别。

该死的周厨子把我叫进了厨房。指着两个盖好的盘子说,刚才你不在,韦姐和客人又要黄瓜了,小鲁你记住了,金色盖子的一定要给韦姐,那是我挑的最好的黄瓜。银色的给客人就行了,千万别弄错了。

我最烦周厨子神神叨叨的样子,一生气,我就想摆他一道,把金色的给了志玲,银色的给了韦姐。

反正一会老子就消失了,管你金色银色呢。

后半夜,风润蝉鸣,花好月圆。见四下无人,我们手牵着手,奔向了月亮的方向。

……

三年后,关外。

依山傍水房数间,行也安然,坐也安然。
一头耕牛半倾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雨过天晴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路逢骚客问诗篇,好也几言、歹也几言。
布衣得暖胜丝棉,新也可穿,旧也可穿。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夜晚妻子话灯前,今也谈谈,古也谈谈。
日上三竿犹在眠,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我坐在房顶上,抽着烟袋,远远看着儿子在河边用树枝画画。

我现在以种药材为生,吃喝不愁。依然喜欢美术,在衙门里兼职画通缉令,我把通缉犯们都画的特别帅,犯人被抓住后纷纷表示对通缉令非常满意,全五星好评。

为了能使通缉令更快的流传,我把逃犯画在卡片上发给老百姓。这种在卡片上画通缉犯的艺术形式迅速流传开来,后人称之为“卡通”。

“相公,快下来吧,饭好了。把铜蛋叫回来,又玩一身泥巴……”

我看着老婆笑,她太贤惠了,三年前带她私奔的决定,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了。

晚上,老婆把铜蛋哄睡了,躺在我身边,说,相公你又发什么呆呢。

“我在想三年以前的那段日子,想想挺好玩的。”

“怎么,怀念你想当画家的日子了?”

“不,是想再回去跟你重新认识一遍。”

“哈哈,那老娘今晚就让你重新认识一遍,快脱衣服,鲁跑堂!”

“谁怕谁啊,脱就脱,韦姐!”

……

好吧。

三年前的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在开始的故事中韦姐只有一句台词,但其实我暗恋她已经很久了,那天晚上,志玲的一番话让我决定带韦姐私奔,我摆脱我的束缚,她摆脱她的债务。如果韦姐不同意,我也会离开这里,去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思念她,一辈子。

哪知道周厨子也暗恋韦姐,他在黄瓜上刻了我爱你,试图表白。不巧赶上我使坏,我爱你的黄瓜送给志玲了。

志玲以为我是想跟她私奔的,看见了黄瓜上的表白,以为是我做的。谁知道第二天才知道我和韦姐跑了,正在气头上,在厨房看见了周厨子雕刻我爱你时试验用的黄瓜。

志玲一阵恶心,把周厨子叫到房间,一顿打。然后报了官,说周厨子非礼未遂。黄瓜就是证据。

周厨子最后挨了四十大板,发配云南充军,终于实现了他保卫祖国边关的梦想。

志玲艺术梦想破碎,不得已回到家中,听父母之命,嫁给了那个富商。

这些,是一年前在台湾,志玲亲口跟我说的。

那时我去台湾考察药材市场,才知道原来志玲已经实现了她的梦想,成为了台湾文艺界有名的玉女。我们在茶馆相遇,她请我吃饭。

志玲说,她嫁给了那个富商之后,才发现富商居然是个性无能。而且非常的变态。她一怒之下用动物世界把他阉了,逃到了台湾。

我连忙问她,你那个富商是不是姓杨?

志玲说,对呀,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乱猜的,不说这些了。来,让我们为梦想干杯!

(完)

发表读后感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婴儿百天照说道:

    我们行善安心,才真正要紧

  2. 佐仔说道:

    虽有点YY,但情节还是不错的,整整七页,完全看完。

  3. lex109说道:

    我擦,剧情太乱了吧。节操没了。

    1. 誰的青春不腐朽说道:

      hhe 

  4. 卫博生说道:

    我擦,这博客圈我不敢混啦,

  5. 哈秀时尚说道:

    漫长的7分页,回去慢慢研究

  6. Musk说道:

    你站用cdn?每次打开首页都加载不了css,要刷新下

    1. 问下你用的什么浏览器

      1. Musk说道:

        火狐,可能晚上网原因?

        1. 卫博生说道:

          我用火狐无鸭梨呀

          1. Musk说道:

            好吧,晚上有段时间访问国外线路有点抽

        2. 谢谢 我抽空测试下 找找原因

  7. 大发说道:

    我觉得那个阅读下半身毫无节操啊

  8. 张衡Henry说道:

    一篇文章分7页,真够长的,写的也很不错,很有意思。

  9. 鬼娃娃说道:

    好长,,也很YY

  10. 花落花开说道:

    很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有才!

    1. 我喜欢“还是”两个字

      1. 花落花开说道:

        呵呵!祝你幸福!

  11. 那时年少说道:

    有在YY了;很长但我看完了

  12. Nemo说道:

    我去,超级长

  13. 野蛮人说道:

    太长了~你又开始YY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