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先僧拔牙记

本文首发于山杏微信,添加左下角微信可以提前阅读本博客文章。

那还是前几天,午后静好,阳光带着一束闲逸投射到我性感的身躯上。思绪慵懒游动。想着自己虽然看淡这一切浮华,但电话费再不交就他妈该停机了……

突然,一束如闪电般迅猛又如初恋般迷离的痛感击碎了我的满笺心事。完了,那颗牙又疼了。

这痛感2008年来过一次,当时受不了去医院,经检查是虫子在牙上钻了个小洞,引起了牙髓炎。那天没有专家号,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技(医)师(生)负责了我的口活儿。从她腰的粗细和胸部下垂的程度来看,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口活儿的内容是她把我那颗牙钻了个洞,把我的牙根管卷了出来,用某种奇怪器具一顿猛插后射进了乳白色脓状物(树脂)。由于我是第一次,很疼。

事后,我们两个都气喘吁吁。我说大夫啊,这一次能爽多久啊,不会再疼吧? 她说一两年是没问题的。

都说大夫无情戏子无义,但她没骗我,这颗牙居然坚持了差不多五年。

比死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前天晚上是最痛苦的,我哀嚎打滚。吃各种药无效,心想这是不是报应啊,捂着脸把我做过的坏事全都忏悔了一遍,刚忏悔到初中给班主任自行车放气,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疼醒,饭都没吃,打车去了医院。

排队排了一个小时。这次又是个女医生,从年龄上看应该比08年那姑娘大一辈,纯熟女

年纪大活儿好,我安慰自己说。

熟女医生问我,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啊(你牙怎么了?)。我说我牙疼,我这颗牙08年做过牙根管手术,而且是一个比你年轻漂亮的女医生做的。这两天又疼了。

她说那你去拍个牙片吧。

进了拍片的屋子,大铁门没窗户。里面一个中年男大夫问我拍哪颗牙。我说拍疼的那颗。他说那你哪颗疼啊?我静下心感受了一下,发现牙居然不疼了。而且我也不记得我当年是哪颗牙疼过了。

我说牙不疼了,我不知道是哪个。男大夫说那你回去问问熟女吧。

回到熟女的屋子,我说大夫啊,我是哪颗牙疼来着?熟女说,你告诉他拍右下四五。我说哦,转身,摆脱了满屋子人看傻逼一般的目光。

拍完片熟女给我进行了检查,结论是我疼的那颗牙没毛病。但上边有一颗智齿坏了。之所以疼是因为智齿的疼痛反射给了那颗牙。我说这玩意还带转移的啊?熟女说嗯哼(二声)。

反正我觉得这结论不靠谱。熟女说你那颗智齿已经龋齿了,很严重,而且没有任何治疗价值了,直接拔掉就行了。我一想就听她的吧,反正那颗智齿都烂了早晚得拔。

熟女说那我们好事趁早,赶紧开始吧,你躺这,放松,来,把这个东西套上。我说套这东西有什么用啊,熟女说是为了防止意外……流血把衣服弄脏的。我就乖乖的把那块布套在了脖子上。

麻药倒是管用。但我依然能感受到我的牙被钳子夹住来回晃。我说我心慌,是不是麻药的副作用啊。熟女说麻药是让人心慌,但没那么严重,你这是吓的。我脸一红说,对不起,这是我的第二次。

熟女说牙太结实,得使用SM的方法,然后就从一把破椅子上拿了把小锤子,都特么不消毒,上来就凿。把我给震的啊,头嗡嗡响,心想女人这东西果然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太猛了。

SM了两次,牙总算下来了。熟女很变态的还给我看了一下战利品,牙果然都黑了。不拔的话也没法治了。人身上很多器官变黑的过程都是不可逆的。

最后要说的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好好爱护。病了真折磨人呢。

下一篇: 上一篇:

本站文章,如非注明,皆为原创。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需注明本文链接并保证链接可用。本站法律顾问:龚婉容律师

Back to top
逗妇鲁公众号
逗妇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