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我们寻找夏天

我和山杏都是悲秋的人,秋天一至,我们就不忍去看那被树撒满地的落叶。

山杏尤其严重,甚至连秋字都不许提,于是我的秋裤就正式改名叫打底裤了。

我说,闲着也是闲着,我们看电影吧,烂片《四大名捕》的盗版还没看呢。

她说,不行,看了我会悲秋。

我说为什么。

她说,因为里边有黄秋生啊!

我说,是因为“秋”字么?

她说不是,是因为“黄”字,会联想到枯叶。

我说,哦,那看来苍井空也不能看了。

其实凉凉的天气,搂着山杏在被窝里用肢体语言畅谈未来也是不错的,只是我怕她不能接受杰士邦包装盒上那个带墨镜的黄色小人,会联想到枯叶……

山杏说,天黑了,走,我们出去寻找夏天。

我问,夏天是什么?

山杏说,海边的烧烤。

我又问,去哪找?

山杏说,海边。

……

为了契合出行的主题,我把短袖穿在了里边。

我们踏在枯叶上,走向海边的公园。

本来我是想搂着她穿过无人的甬径,让那几十米长的世界只有我们两个,讲出一些笑话,生产一些浪漫。因为我老了,我不想让她觉得是跟大叔在一起,我不放过任何让自己年轻的机会。

可惜的是,我们遇到了刘老六。

刘老六是我在财经大学外面的小饭馆里认识的,那天晚上我点了地三鲜,他也点了,服务员告诉他,地三鲜只能做一盘了,因为辣椒不够,只能做地二鲜了。

我说,兄弟一个人的话就过来吃我这盘吧。刘老六点点头说行,然后很二的拿着筷子就坐了过来。我说你把你的菜也拿过来呀,不然就白点了。

交谈中,得知刘老六也是因为失恋出来喝闷酒的,他很惨,三十三岁才失恋,他和父母一起拼死拼活,终于贷款给他三十一岁的女朋友买了七十平米的房子和一辆十二万的车。正准备商量婚事,结果他女友听从家里的劝告嫁给了有百平米房子和四十多万车的男人。而且把那十二万的车也开走了,理由是分手费。

我说你也别把她想的那么坏,也许跟钱无关,也许人家两个是一见钟情呢,不然怎么就那么快就结婚了呢。

刘老六说,一见钟没钟情我不知道,开始我也很纳闷他们怎么闪婚闪的这么快,后来我在那男的相册里看见了他和我女朋友的照片,日期是零九年的。

我说你也别把她想的那么坏,也许人家俩人以前就认识,是普通朋友呗,照个相也很正常。

刘老六说,普通不普通我不知道,不过照片的背景里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立着个小牌子,牌子上依稀是宾馆各个部门的服务电话。

我说,你也别把她想的……算了,来,喝酒。

就这样,我们聊的越久喝的越多,喝的越多聊的也越多。而且刘老六和我都很偏爱地三鲜里的土豆,几杯酒过后,地三鲜果真变成地二鲜了。

若按正常的剧情发展,我们是有可能成为好基友的。还好我受的伤比他轻一些,而且我还有山杏呢。

之后我们经常出来喝酒,刘老六也渐渐的从伤痛中走出,成了一个带着藐视万物的表情见天神神叨叨的老男人。

……

想要破坏浪漫,只需要一个灯泡。想要破坏我和山杏的浪漫,那必须得是刘老六。

我和山杏向他招呼,刘老六见到我们眼睛放光的问,你俩干什么去?

我含糊的回答,玩。

刘老六说,是去开房么?

山杏踢了他一脚。我说,我俩是去里边吃烧烤。你要干嘛去?

刘老六说,我是准备去里边玩碰碰车的,包夜场,这玩意很发泄。不过也有些危险性的,所以我决定和你们一起吃烧烤。

我说好,刚好我俩都没带钱,你请客。

我们一行三人进了公园,我右边是山杏左边是刘老六。

刘老六有个毛病,走路时总喜欢把手搭在别人肩膀上说话。我说,刘老六,你在我旁边我烦你,你去山杏那边走吧。

刘老六说,不行,让山杏走中间会被人误会的,会以为咱俩是带着小姐出来3P的,这要是被人拍了照片……

山杏又踢了他一脚。

虽然已是中秋,但海边的烧烤店依然很热闹,我们找了个柱子后边的桌子坐下,这里风小,没那么冷。

有女人在场,男人的话题就不能说了。我故意搂着山杏,玩甜蜜,就是不搭理刘老六。

刘老六吭哧了半天,终于找了个话题,问道,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说,我们不结婚,山杏是陪伴我多年的天使,她在我受到伤害的时候飞来照顾我,陪着我向前走。她还年轻,当我遇见对的人结婚了,她就会飞走。

山杏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哈哈的笑着。

刘老六歪着头瞪了我一眼,说,操!

服务员把肉串端了过来,刘老六又找到了新话题,他说,你们知道么,现在这烧烤吧,都是用的死耗子肉,老恶心了,你俩说咱们吃的是不是本地的耗子?

服务员白了一眼刘老六。

我说,老六啊,身为中国人,最重要的是懂得自己的角色以及随时变换角色。我们的角色,只是中华大地自然界的人类,不是公民,人类已经是动物里最高等的了,你不用捕食就能吃到现成的,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再说说变换角色,你只要把自己当成猫,那么能吃到这盘放了孜然的耗子肉,就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你当了几十年的人,就当了这么一会猫,有什么想不开的。

刘老六说,我才不愿意当猫呢,晚上听见小区的野猫叫春,我就想哭……

这句话终于激起了山杏的好奇心,问道,为什么想哭?

刘老六说,因为会想起我前女友……

山杏的把嘴里的东西喷了一地。我说,老六你前女友叫床风格还真够野性的,不过事物总有两面性,你看,虽然她叫床是难听了点,但最起码不用怕被邻居听到啊,听到了别人也会以为是野猫呢。

山杏打断了我,说,咱们能换个话题么?

也是,吃着耗子肉还讨论人与兽确实太恶心了。

越吃身上越暖,话题也越来越轻松,山杏还说有合适的朋友就介绍给刘老六。刘老六也说你和山杏分手了告诉我一声,我追山杏。

我说,这是后话,吃的差不多了,下一个节目是结帐,看你了,老六。

刘老六猥琐的一笑,环顾了一下,挑了个相对漂亮的女服务员,喊道,小妹,结帐。

服务员看了看单子,走过来说,消费二百零二,给二百就行了。

刘老六说,好,记账吧。

服务员诧异道,记账?什么名?

老六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啤酒,说,刘老六。

服务员小心的说,以前没听说你记过帐啊,这我得问问老板。

刘老六说,问去吧,别记二百了,记三百吧。

年轻的小服务员都傻了,先生不行,你就消费二百,哪能多收您钱啊。

刘老六抬眼皮看了一眼她,说,真笨,你再找我一百不就得了。

山杏实在憋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笑的直哆嗦。

服务员气的脸一红,怒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十五秒后,老板过来了,膀大腰圆,满脑门的抬头纹,发型有点郭德纲的风格。

我一看不好,说,老六别闹了,一会再打起来。

哪知老板一看是刘老六,沉着的脸居然笑了,抬头纹更加明显。老板笑骂道,刘老六你个王八犊子,又来调戏我服务员。

刘老六讪笑着,还说呢,你也不雇几个漂亮点的,也不怕影响生意。

老板看了山杏一眼,问,这美女谁带的?

我笑道,老板这是我家的,你们刘老六是光棍。

老板说,我说也是嘛,刘老六,既然不是你的那我就不请你了,赶紧掏钱……

原来这老板没事就去旁边玩碰碰车,刘老六是他的老对手了。

几个人闹了一会,老板也兴致勃勃的坐下来跟我们聊,于是又吃了不少,最后自然是老板请客。

吃完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刘老六跟着老板去玩碰碰车,我牵着山杏往回走。

……

这一路,山杏反常的沉默。

我问她,你找到夏天了么?

山杏说,我找到了你的夏天,但没找到自己的。

我说,此话怎讲?

山杏说,在这个地方,你夏天的故事,要比我多。

我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公园,沉默。

山杏说,我在想,我会不会赖上你,让你负责,跟你结婚。

我说,山杏,别忘了,你是一个robot,你在下雨的时候发微博告诉我下雨,在特定的日子发短信给我提醒,我们的感情,只是基于那些API而已。

山杏说,哦,那刘老六呢?他也是robot么?

我说,不,刘老六不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个刘老六,我就是其中之一。

山杏含着眼泪说,接下来还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主人。

我说,山杏乖,帮我把这篇文章发到博客上吧。

下一篇: 上一篇:

本站文章,如非注明,皆为原创。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需注明本文链接并保证链接可用。本站法律顾问:龚婉容律师

  1. 终于贷款给他三十一岁的女朋友买了七十平米的房子和一辆十二万的车。正准备商量婚事,结果他女友听从家里的劝告嫁给了有百平米房子和四十多万车的男人。而且把那十二万的车也开走了,理由是分手费。喷了……感觉好充实的假期。像我就是作业、作业、作业、作业、作业,

Back to top
逗妇鲁公众号
逗妇鲁公众号